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吴胖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诗歌

那歌

 那晚
那歌

不能再回想
怕是要受伤
用那只折过千纸鹤的手
将旧事一一重翻
那段黄金的光阴
唯有梦才是我的彼岸
而你
是那樽女神像
不能回首
怕只怕泪满巾裳
一千个夜晚
对着你的窗
凝望
耳边熟悉的是那歌
只想一生跟你走

那歌
那晚

星期五, 04月 13th, 2007 诗歌 没有评论

写在会上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昨天开会有人说我像新郎
很高兴
今天想想
其实年纪都快奔三
心态也为之而黯然
神伤

过去的事情无法再回望
费思量
明天看看
方晓追逐快乐时光
梦想重又回归力量
激昂

星期四, 03月 22nd, 2007 诗歌 没有评论

梦想是一种幸福

 梦想是一种幸福
无论它表现为野心
还是为理想
只要能求大
或是精
或是专
这都无暇
目标的意义只存在于追求过程中
能给我以动力

梦想是一种权利
失去一切都不怕
只要你还执着而
勇敢
除了你自己
没有人能剥夺它

点滴的感受
汇成心潮澎湃的海
如同朋友的诤言
以及同路者的信念
只会让你激动的感谢
梦想

星期日, 03月 4th, 2007 诗歌 没有评论

这不是真正的吴胖

 这不是真正的吴胖
那么曾经有梦想的吴胖

今天的事业
正渐辉煌
昨日的艰辛
尘霭近散
也许睡梦中还有魇客相扰
但每个晨曦迎接我的都有崭新的朝阳
但这还不是梦想中的吴胖
天降的文阁
济世的悬案
环宇内外
五洲八川
雄心何止千万丈?

但岁月会老去
谁也改变不了额头的沧桑
每天都在电脑旁
将我催化成一个标准的大肚腩
以前我叫吴小帅
今天我只能做吴大胖
更多的不是体形带给我的愁怅
要知道纸醉金迷的世俗
才是那最响的一磐
你看啊,吴胖
天边你可还有很多梦想!

还不曾英伦
亦未渡扶桑
资源的整合
不出上海与武昌
文略也好
武功且罢
想起十年前的计划
只能算是在镜前照哈哈
看到的满腹肥油
与中年的俗差

如果人生是一艘远航的船
梦想并是让你飘荡的桨
也许今天你在港弯
躲过了恶浪
当天边的彩虹次弟闪亮
你是
博击沧浪
还是
回头是岸
考验的不仅仅是航行的方向
而是
男子汉

这还不是真正的吴胖
还应该挂起满帆……


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两天有朋友说,我还能保持着那么不错的激情,这很难得,但做了几年企业,发现现在自己越来越保守了,做事情也开始考虑到后路了,这一方面是自己的成长,但另一方面它可能会让我失去快速成长的激情与动力,写此诗,用以自勉,希望自己能不断的超越自己,能更快在事业与生活上成长,却不致于将赚钱当成自己全部的梦想。

星期三, 01月 24th, 2007 诗歌 没有评论

慢卷袖.业者相轻

挑战江湖,铁孤枪吊,独林不是木。细屈指寻思,旧事前欢,各自为战,谁不道难处。到得如今,唯空思资商。空只添憔悴。对好景良辰,咸二点零,自知咸苦。

  举事而起。当时事、难缚天下英雄。怎生得依前,管它土鳖海龟,一样挑灯看戏。要么入账,要么入股,围墙共承砌。不要似从前,三国相看,一群混蛋。

2007.1.14于京沪火车上

星期一, 01月 15th, 2007 诗歌 没有评论

摸鱼几.team

  更能消、几番风雨?谁人来又归去。惜营长怕水流急,何况沟渠无数。水且住,见说道、网络芳草无归路。怨酬无语,算只有殷勤,三五年纲,他年纳市楚。

   门内事,纷娆兄弟又误。职位曾有人妒。千股难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 网正舞。君不见、美元英镑皆尘土?不懂最苦。休去唱大戏,程序正好,看世情回肠处。

注:真情实感而发,非请勿对号入座!!哈哈
2007.1.14于京沪火车上

星期日, 01月 14th, 2007 诗歌 没有评论

 少年时
爱是那枚自制的名信片
一笔一划
描述的是憧憬
寄出的是梦想
邮戳盖上少年渴望的双眼
望穿长长的学校走廊
塞进她的书包

青年了
爱成了周末狂欢的派对
一走一摇
紧握的是双手
拥抱的是心跳
萨克斯如同催情的毒药
下在你和她的眼里
回家的念头早已跑到梦里水乡

恋爱时
爱成了公园里最喜欢的长椅
一时一间
远离的是人群
静拥的是恋人
荷尔蒙张开丘比特的箭
一箭双雕射中了两个爱的俘虏
月下老人的红线是心甘情愿的镣铐

结婚了
爱成了生活的必须品
一日三餐
体味的是浓汤
感受的是平淡
你我都在不满因为生活的烦事少了浪漫
回首往事
却发现骨子里已无法分离……

星期一, 12月 18th, 2006 诗歌 1条评论

随车偶思

 兄弟
子牙尚武愿者求,
琴瑟争鸣知音愁。
若使兄弟刘张关,
一壶浊酒岳阳楼。

行程
故载千秋沪起头,
天子脚下尚隆冬。
不知南海走鹏城,
尽使西子湖畔春。

依托
君托神山五百年,
伊如青松坐宝莲。
一朝求得逍遥游,
万般辛苦均缠绵。

星期二, 11月 21st, 2006 诗歌 没有评论

歌以咏志

 风之摇蕙损心结,
物有微隐而先倡。
夫何彭咸造思志,
万变其情介相忘。

远志之所怜浮云,
窃赋诗歌其若汤。
不知有耳诉知交,
江山从来唯凤槃。

星期五, 10月 20th, 2006 诗歌 没有评论

世界是平的

 世界是平的

世界是平的
像一只风筝
它的线头在你的手上
你的命运在风筝的顶端

第一个时代是部落与国家
神灵与愚顽
我们都是宗教与无知的子民
为了生存谁都是我们的爹娘
种族与地域
还有所谓的道德
都是我们身体上的烙印与心灵的梦想

第二个时代是企业与资本家
伪民主与真钞票
连上帝与佛主眼中也满是铜臭
哪里还有良心
哪里就有国会开出的军队与大炮
弱小不再是同情的理由
黑色的液体翻身要称王
让所有的小家与大家都为它疯狂

昨天中东在战乱
今天义乌就有了新的订单
半个小时前
飓风从加州登陆
竟然延误了我坐上的国际航班
从东京的丑闻
到法兰克福的世界杯
还有核武器与对萨达姆的审判
没有一件不影响着纽约开市的盘

再细数周遭的细软
我用英特尔与微软还有高通的芯片上网
比尔的太太也常常在超市
将中国制造细细打量
我的相机来自扶桑
但镜头却出自马来的西岸
澳大利亚关我屁事
但我得为去看考拉的外甥付款
科技
就是那根电缆
给我们带来了全球化
也带来了信息的解放

这个时代
上帝不再需要隐藏
它不是别人
而是一个懂得与地球相连的你
互联网
它生来就是民主的谷仓
任何依靠秘密与军队的君主
在网络的人海里
结局只有无尽的愁怅

世界真是平的
像一只风筝
它的线头在你的手上
而你的命运在风筝的顶端

星期四, 10月 5th, 2006 诗歌 没有评论